不听不听师父念经—折翼手

咸鱼趴,有没有人给我发个糖?要甜椒味的。

祈祷黎明【路米】

 ooc重度预警
我流设定,剧情无脑
希迪出没,谨防踩雷

      米迦勒睁开眼睛时,有个人伸出手,挡住了他的视线。
      因为刚刚复生,米迦勒的四肢尚不够灵活,而且他旁边的那个人也没有要给他活络一下筋骨的意思。那只手的手指纤长优美,虎口处覆着老茧,肤色苍白,无名指上戴一枚古银戒指,烙在面颊上,有股沁人肺腑的寒气。那个男人轻声对他说,:“你现在不能见光,先闭上眼。”
       米迦勒依言闭上。待到那人把手拿开,又悄悄睁开一条缝,想打量周围的环境。然而再看时四下里已经是漆黑一片。
      “我把灯灭了。你放心,这里很安全,你的身体尚未恢复,短时间内不要走动。明天我再来看你。”近处传来男人的低语,然后是窸窸窣窣的衣袍摩擦声,随脚步声渐行渐远。等声音小到听不见时,米迦勒才给自己在柔软的被褥里翻了个身,感觉四肢,尤其是双臂——动都动不了,近乎瘫痪。他晃晃头,努力醒神,手不经意碰到光溜溜的后背,摸了又摸,心顿时凉了半截。
      这不是他天使的身体。
      四周漆黑一片,寂静无声,空气中弥散着不知名的冷香。这种香气似乎有安神的作用,米迦勒闻着没有什么不适,只觉得现在这幅半残的身子能不出门也好。
      走出甬道,男人便换了立刻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凑到守在门口的堕天使身边去。他盯着堕天使的头发,满脸诚恳地说:“米迦勒醒了。陛下,您看,先前说好的……”
      要不是顾忌家里那人在走廊上的吩咐,希迪简直想立即拔腿就跑。路西法盯着他看了三秒,给了句不咸不淡的评论:“做得还不错。你走吧。”
      希迪立刻换上一副怨妇表情,“陛下,你这样会让我对你绝望。”
      “希望你下次能再长进一点。”路西法面无表情道:“滚吧。”
      “老男人的悲哀。”冷笑着说完,希迪从他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。路西法心中惦记里面人的情况,没再跟他计较。只是给希迪记上一笔。
       米迦勒此时在床上躺着,梳理纷杂的思绪线索。他想:今天早上还好好的,怎么才睡了个午觉,一切都不对劲了?
       明明睡觉之前路西法就在他身边,而且自己在卡德殿,现在却变成了孤身一人待在这个不知名的小黑屋里。
      难道这是在做梦?
      米迦勒往床下翻,直接掉到地上,磕得眼冒金星。
      好了,确定不是梦。
      “怎么了?”路西法焦虑的声音忽然在远处响起,吓了他一跳。黑暗中,他看不清楚有什么东西,只能凭感觉朝声源处摸索。他问:“路西法?”

评论(2)

热度(1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