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听不听师父念经—折翼手

咸鱼趴,有没有人给我发个糖?要甜椒味的。

今天的公务依然在长高①

       清晨的露珠尚未蒸发,耶路撒冷又开始了生机勃勃的一天。一个白发青年头顶一本厚厚的书,从大理石堆砌的林间小道穿过。他的手臂环在胸前,嘴里还叼着半片没吃完的面包,耳朵上的红色蔷薇耳钉在晨曦的阳光下流转着璀璨瑰丽的光芒,另一头的路西法问:“米迦勒醒了吗?”
       “还没去看。”白发青年一边咀嚼面包,口齿不清地回应说:“最近米迦勒越来越嗜睡,还非要搬来林子里住,不带人伺候,这个时候应该还在床上。陛下,您大清早找我只为这个?”
       说完这段长长的话,青年咽下最后一口面包,站到一所小别墅门外。他往二楼窗口看了一眼,发现米迦勒还没醒,倚着篱笆墙继续说:“没事我先去忙了,被发现我要死。”
       “今天在第一重天的酒会别通知他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陛下,我会的。”
       路西法深知希迪作死本性:“说准确点。”
       “……陛下,我会做到您的要求,绝不欲擒故纵透露口风,请放心。”
       “下半句是不是米迦勒要去我不拦?”
       希迪心虚地闭上嘴。

评论(12)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