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听不听师父念经—折翼手

咸鱼趴,有没有人给我发个糖?要甜椒味的。

祈祷黎明【路米】

 ooc重度预警
我流设定,剧情无脑
希迪出没,谨防踩雷

      米迦勒睁开眼睛时,有个人伸出手,挡住了他的视线。
      因为刚刚复生,米迦勒的四肢尚不够灵活,而且他旁边的那个人也没有要给他活络一下筋骨的意思。那只手的手指纤长优美,虎口处覆着老茧,肤色苍白,无名指上戴一枚古银戒指,烙在面颊上,有股沁人肺腑的寒气。那个男人轻声对他说,:“你现在不能见光,先闭上眼。”
       米迦勒依言闭上。待到那人把手拿开,又悄悄睁开一条缝,想打量周围的环境。然而再看时四下里已经是漆黑一片。
      “我把灯灭了。你放心,这里很安全,你的身体尚未恢复,短时间内不要走动。明天我再来看你。”近处传来男人的低语,然后是窸窸窣窣的衣袍摩擦声,随脚步声渐行渐远。等声音小到听不见时,米迦勒才给自己在柔软的被褥里翻了个身,感觉四肢,尤其是双臂——动都动不了,近乎瘫痪。他晃晃头,努力醒神,手不经意碰到光溜溜的后背,摸了又摸,心顿时凉了半截。
      这不是他天使的身体。
      四周漆黑一片,寂静无声,空气中弥散着不知名的冷香。这种香气似乎有安神的作用,米迦勒闻着没有什么不适,只觉得现在这幅半残的身子能不出门也好。
      走出甬道,男人便换了立刻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凑到守在门口的堕天使身边去。他盯着堕天使的头发,满脸诚恳地说:“米迦勒醒了。陛下,您看,先前说好的……”
      要不是顾忌家里那人在走廊上的吩咐,希迪简直想立即拔腿就跑。路西法盯着他看了三秒,给了句不咸不淡的评论:“做得还不错。你走吧。”
      希迪立刻换上一副怨妇表情,“陛下,你这样会让我对你绝望。”
      “希望你下次能再长进一点。”路西法面无表情道:“滚吧。”
      “老男人的悲哀。”冷笑着说完,希迪从他立即消失得无影无踪。路西法心中惦记里面人的情况,没再跟他计较。只是给希迪记上一笔。
       米迦勒此时在床上躺着,梳理纷杂的思绪线索。他想:今天早上还好好的,怎么才睡了个午觉,一切都不对劲了?
       明明睡觉之前路西法就在他身边,而且自己在卡德殿,现在却变成了孤身一人待在这个不知名的小黑屋里。
      难道这是在做梦?
      米迦勒往床下翻,直接掉到地上,磕得眼冒金星。
      好了,确定不是梦。
      “怎么了?”路西法焦虑的声音忽然在远处响起,吓了他一跳。黑暗中,他看不清楚有什么东西,只能凭感觉朝声源处摸索。他问:“路西法?”

魔道省亲段子【双杰友情向】

ooc预警
文笔渣预警
无cp预警

1.也曾经暗搓搓想去告白过……
魏无羡:“江澄,你说我去找蓝忘机告白会怎么样?”
江澄拔出佩剑:“你去了别说是咱云梦出来的!丢人现眼!”
#丢这人只是早晚的事#
2.你离开蓝忘机我们还能是兄弟。
金凌问江澄:“今年过年……魏舅,魏无羡能过来吗?”
江澄斜眼看他,怀里抱着三毒,说:“他不可能来,你死心吧。”
门卫来报:“魏无羡求见!”
“嗯?”江澄问:“他身边有别人吗?”
门卫说:“有个蓝氏的内家子弟……”
“让那玩意自己跪着来见我!”
#老子要清理门户#
3.有个理解叫兄弟理解你
听完门卫的话,魏无羡叹了一口气,对身边的蓝思追说:“他肯定误会了。”
蓝思追问他:“前辈,您真的要……跪着进去,我要去通知含光君吗?”
“不用。”魏无羡冲里面大喊:“江澄!出来!”
“前辈……”蓝思追问:“这样不好吧。”
魏无羡点点头,赞同道:“不用学我,像江澄这种人的不多。”
#其实本老祖就是怂了#
4.江家主堂里,金凌拼命拦着想拔剑砍人的江澄,苦心规劝道:“舅舅,魏无羡一直是这样的,冷静一下,先放下剑!”
“我要清理门户,你敢管我!?”
#舅舅你知道你说了什么吗#
5.不是很懂傲娇的友爱
过了一会儿,江澄终于冷静了点。他放下剑,绷起脸对金凌说:“你把魏无羡叫进来,其余人我一律不见。”
“嗯?”
“快点!磨蹭什么。”
“舅舅……那紫电……”
江澄勃然大怒:“我打不死他!叫他来,死了也是他自找的!”
#金凌:我懂,我懂。#
6.来自自己兄弟的威胁
魏无羡给了蓝思追一个放心的眼神,跟金凌走进江家主堂,江澄一手牵狗,一手拿着紫电,盯着他,说:“我给你一个解释误会的机会。”
魏无羡:“……”
#二哥哥救我#

今天的公务依然在长高【完结】

两个月后
     “恭喜你,得偿所愿了。”希迪咬牙切齿说:“米迦勒现在的公务大概比你们两个的儿子还高,希望它能像两位王子一样,别长了。”
       路西法说:“还要再添一个。”
       希迪听完,大脑出现一瞬间的迟钝,他下意识看向一边堆积如山的公务,用自己都能觉察的颤抖声音问:“什么……意思?”
      米迦勒插嘴说:“字面意思。”
      万魔殿顿时响彻希迪炸雷般的大叫:“……什么?!你们别太过分!我是魔族的!我的心属于整个魔族!你们这是变相囚禁!!我能起诉你们……”
      路西法面无表情掐断通讯,“看样子他还可以再待一段时间。”
      米迦勒点点头,闭上眼,再次沉沉睡去。路西法怀里抱着米迦勒,红色发丝有一些散在肩头,因为要减少力量消耗,米迦勒变成了小孩子状态。路西法起身,米迦勒立刻睁开眼,看看周围,“我要回天堂吗?”
       “别去。”说着,路西法搂紧他,“这次就别管那个……有加百列他们。”
      “你还在想上次的事?”
      “我赌不起第二次。”

今天的公务依然在长高②

       米迦勒这一觉睡得不太舒服。
       他梦见路西法跟莉莉丝结婚。他新上任的副官艾亚听了后一本正经地讲:“殿下,这是路西法陛下要出轨的先兆。”
       米迦勒信他的邪,鬼使神差去调查路西法的行踪。 希迪心满意足,把请柬放到米迦勒早餐盘子底下,悄悄开溜。
       路西法通过耳钉上的魔法联系看着他动作,片刻思考后,他闭上眼,假装不知道。
      第一重天的晚宴开幕,路西法推掉梅丹佐等人的敬酒,走到香槟塔旁边,把米迦勒的副官拎到场外。他正在嚼一块牛排,被路西法抓出去时嘴里还嚼着牛肉。面对路西法毫不意外,慢吞吞咽下去,“陛下,这样会被米迦勒殿下误会的。”
       路西法皮笑肉不笑的问:“米迦勒现在在哪里?”
       副官满脸诚实的回答:“我不知道。”
      另一头,希迪瘫在家里,等待着来人投喂。
      说好的带我一起去玩呢?

今天的公务依然在长高①

       清晨的露珠尚未蒸发,耶路撒冷又开始了生机勃勃的一天。一个白发青年头顶一本厚厚的书,从大理石堆砌的林间小道穿过。他的手臂环在胸前,嘴里还叼着半片没吃完的面包,耳朵上的红色蔷薇耳钉在晨曦的阳光下流转着璀璨瑰丽的光芒,另一头的路西法问:“米迦勒醒了吗?”
       “还没去看。”白发青年一边咀嚼面包,口齿不清地回应说:“最近米迦勒越来越嗜睡,还非要搬来林子里住,不带人伺候,这个时候应该还在床上。陛下,您大清早找我只为这个?”
       说完这段长长的话,青年咽下最后一口面包,站到一所小别墅门外。他往二楼窗口看了一眼,发现米迦勒还没醒,倚着篱笆墙继续说:“没事我先去忙了,被发现我要死。”
       “今天在第一重天的酒会别通知他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陛下,我会的。”
       路西法深知希迪作死本性:“说准确点。”
       “……陛下,我会做到您的要求,绝不欲擒故纵透露口风,请放心。”
       “下半句是不是米迦勒要去我不拦?”
       希迪心虚地闭上嘴。

存脑洞【至死不休】

天神那边卡得要死,我先把这个发一下。
上仙蓝忘机×孤鬼魏无羡

一朝身死,两番轮回。
再见时,已是陌路。

公交车会路过无数车站,却只会在属于自己的车站停车
无论是谁在旅行,都会遇到自己应有的风景